弃号,各位有缘债见

准备弃号,缘

卖萌卖傻装文艺,文力不足脑洞有余

精神分裂早期,强迫症拖延症晚期,有病不想治

这里是腐国的妄念子欢迎来勾搭啊w

奇怪的花吐paro?

#叹封的场合#

“觉哥,我……”小叹慌乱地试图否认,但就在他开口的那个瞬间,无数的紫色的鸢尾花花瓣从唇中落下

“从小你就是这样,真是的”封不觉一脸嫌弃的抓过他吻了上去

“……!”

“都说了不嫌弃了,脸红个鬼”

“……”可是,觉哥,你也脸红了啊

#黎古的场合#

“那啥……”古小灵试着讲话,但她发现只要她一开口,吐出来的不是话,而是淡蓝色的矢车菊。她只好把想说的东西写在纸上。

[表姐,你能吻我一下吗?一下就好?]

古小灵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看她这个从小就特别怕浑身散发愈发冰冷气息的表姐,她觉得自己一定是脑抽了才会把这东西写上台面的。

黎若雨看着面前假装四处看风景的表妹内心忽然有点想笑,不过她想了想,还是选择抑制住自己的面部表情。

好像现在也不错。

她低下头,吻了上去。

一吻失魂。

评论

热度(44)